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

赌博信誉平台 7
是一段震惊世界的军事史,会宁人民从人力、物力各方面全力支援红军长征和会宁大会师

作为第一代铁道兵,隧道瓦斯爆炸、修路中时有塌方战友牺牲

中方正告美方认清形势、悬崖勒马,美国一些人仍然延续所谓

图片 1

美国从“乱港”幕后走到台前亮出霸权底色

图片 2

日前,美国众议院通过4项涉及香港的立法措施,即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公然为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势力撑腰打气,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发号施令,充分暴露出美国一些政客公开打“香港牌”,牵制和遏制中国发展的政治图谋。

来源:光明日报

美国国会推动的涉港法案,即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已送至总统特朗普案头,美国国内政治分析人士无法判断老头是签还是不签?

根据相关法案,香港现有的优惠贸易和投资待遇将与美国所谓“对香港‘自治’状况的年度评估”挂钩;美国商务部将禁止向香港出售可能被用于应对群体性事件的警用物资;美国总统将向国会提供一份所谓“侵蚀香港‘自治’”的制裁人员名单;美方承诺将为乱港分子赴美工作和学习提供签证。据悉,法案已送抵参议院,考虑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前不久曾做出“我们与香港在一起”的恶劣表态,多位参议员已把法案视作“采取下一步实质行动的蓝图”,预计法案可能会在近期得到参议院的通过。

导读:
时至今日,美国一些人仍然延续所谓“自由主义霸权”的惯性,以全世界人权代言人自居,但其所作所为恰恰暴露了用国内立法“长臂管辖”和干涉他国内政、用政府强制力搅乱市场规律、用个人意愿践踏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法的虚伪、粗暴一面。

中方态度是非常明确的,21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正告美方认清形势、悬崖勒马,不得将该案签署成法,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务,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坚决反制。

美方的行径是对“一国两制”国际声誉及其实践的玷污,加剧了香港局势的复杂性,对中美关系带来了持久的破坏性影响。这不得不令人怀疑美方对中美双方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双边关系问题的诚意。在美国进入政治选举周期并大幅调整对华政策的背景下,涉港法案在国会取得全速进展,表明香港问题成为美方对华发起竞争攻势的“人质”,有可能成为恶化中美关系的新燃点。

日前,美国众议院通过4项涉及香港的立法措施,即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公然为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势力撑腰打气,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发号施令,充分暴露出美国一些政客公开打“香港牌”,牵制和遏制中国发展的政治图谋。

很明显,美国反华政客推动的涉港法案将严重损害中美关系,中国绝不会容忍本国内政受到干涉。

相关事态系美国一小部分政客、国会议员和媒体共同操盘,体现了美国国内因素对中美关系发挥更大负面作用的倾向。在这些人当中,一部分人从力量的博弈出发,把对中国内政的干预当作压服中国的筹码,通过“乱港”增加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治港”的难度;还有一部分人则把对中国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攻击和抹黑,视为自身的道德使命,用所谓“美国对民主的承诺”煽动香港反对派把美国当作“靠山”。这根本不是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问题,而是美国搞霸权、行干预、妄图内外并举迟滞中国崛起步伐的问题。

根据相关法案,香港现有的优惠贸易和投资待遇将与美国所谓“对香港‘自治’状况的年度评估”挂钩;美国商务部将禁止向香港出售可能被用于应对群体性事件的警用物资;美国总统将向国会提供一份所谓“侵蚀香港‘自治’”的制裁人员名单;美方承诺将为乱港分子赴美工作和学习提供签证。据悉,法案已送抵参议院,考虑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前不久曾做出“我们与香港在一起”的恶劣表态,多位参议员已把法案视作“采取下一步实质行动的蓝图”,预计法案可能会在近期得到参议院的通过。

特朗普只有三种方法应对国会提交的法案:

具体而言,美国国会部分议员正在成为打“香港牌”的“急先锋”,他们把推动反华议案作为铺垫仕途的资本来经营。就在两周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西•霍利现身香港,与乱港分子密会,并亲自督战,调整暴乱策略。事实上,自从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美国国会就长期介入香港事务,主要方式包括举行涉港问题听证会、通过涉港反华议案、直接向白宫及行政部门施压、拨款支持非政府组织在香港的活动等等,这和美国自冷战结束以来在世界各地策划“颜色革命”、推动“政权变更”的手法是高度吻合的。时至今日,美国一些人仍然延续所谓“自由主义霸权”的惯性,以全世界人权代言人自居,但其所作所为恰恰暴露了用国内立法“长臂管辖”和干涉他国内政、用政府强制力搅乱市场规律、用个人意愿践踏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法的虚伪、粗暴一面。

美方的行径是对“一国两制”国际声誉及其实践的玷污,加剧了香港局势的复杂性,对中美关系带来了持久的破坏性影响。这不得不令人怀疑美方对中美双方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双边关系问题的诚意。在美国进入政治选举周期并大幅调整对华政策的背景下,涉港法案在国会取得全速进展,表明香港问题成为美方对华发起竞争攻势的“人质”,有可能成为恶化中美关系的新燃点。

一,签字批准,完成最后一道立法程序,让法案成为正式法律。

当前,美国的民粹主义和极端保守主义盛行,国会的跨党派反华政治联盟调动了两党之间难得的合作,各类涉华议案频频获得跨党派联署、两党全票通过,以为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向中方施压提供“法理”依据和便利。预计美国国内因素短期内改变对华态度的可能性比较小,相反却有可能把价值观外交和意识形态带回到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工具箱”中,用作同中方在其他领域较量的筹码。

相关事态系美国一小部分政客、国会议员和媒体共同操盘,体现了美国国内因素对中美关系发挥更大负面作用的倾向。在这些人当中,一部分人从力量的博弈出发,把对中国内政的干预当作压服中国的筹码,通过“乱港”增加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治港”的难度;还有一部分人则把对中国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攻击和抹黑,视为自身的道德使命,用所谓“美国对民主的承诺”煽动香港反对派把美国当作“靠山”。这根本不是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问题,而是美国搞霸权、行干预、妄图内外并举迟滞中国崛起步伐的问题。

二,拖延不办,不置可否,10天之后法案自动生效。

中国本来就是在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和强势渗透中日益强大的,也将会在风雨锤炼中找到坚如磐石的站位。归根结底,如果美方一些政客继续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中方必不惧做好与之进行更复杂、更严峻较量的准备。

具体而言,美国国会部分议员正在成为打“香港牌”的“急先锋”,他们把推动反华议案作为铺垫仕途的资本来经营。就在两周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西·霍利现身香港,与乱港分子密会,并亲自督战,调整暴乱策略。事实上,自从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美国国会就长期介入香港事务,主要方式包括举行涉港问题听证会、通过涉港反华议案、直接向白宫及行政部门施压、拨款支持非政府组织在香港的活动等等,这和美国自冷战结束以来在世界各地策划“颜色革命”、推动“政权变更”的手法是高度吻合的。时至今日,美国一些人仍然延续所谓“自由主义霸权”的惯性,以全世界人权代言人自居,但其所作所为恰恰暴露了用国内立法“长臂管辖”和干涉他国内政、用政府强制力搅乱市场规律、用个人意愿践踏国际关系准则和国际法的虚伪、粗暴一面。

三,否决法案,退回国会。两院重新启动投票,如果再通过,也将自动生效。

(作者:沈雅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

当前,美国的民粹主义和极端保守主义盛行,国会的跨党派反华政治联盟调动了两党之间难得的合作,各类涉华议案频频获得跨党派联署、两党全票通过,以为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向中方施压提供“法理”依据和便利。预计美国国内因素短期内改变对华态度的可能性比较小,相反却有可能把价值观外交和意识形态带回到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工具箱”中,用作同中方在其他领域较量的筹码。

国会因为弹劾调查,与特朗普关系极为紧张,佩洛西昨天在多人陪同下将法案送出国会,可以视为政治组合拳的一部份。

美国反华政客力推“乱港法案”背后的制华居心

中国本来就是在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和强势渗透中日益强大的,也将会在风雨锤炼中找到坚如磐石的站位。归根结底,如果美方一些政客继续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中方必不惧做好与之进行更复杂、更严峻较量的准备。

佩洛西还公开施压特朗普,她说:如果总统因为贸易问题而不敢为人权发声,那么,他在任何地方都不配谈论人权。

当地时间10月1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保护香港法案”。这是继2004年之后美国众议院再次通过有关香港的决议,也是2004年以来美国众议院首次通过专门针对香港的法案。对于美方这一公然插手香港事务,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中方当然予以强烈谴责,表示坚决反对。

佩洛西在香港问题上一向抱着颠倒黑白的态度,“反华”反成了偏执狂,屡次为暴徒公开撑腰。

关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国会已鼓噪多年。涉港法案自113届美国国会开始提出,当时正值香港“占领中环”行动期间。此后,每届美国国会都有同名议案提出,但均未获通过,遑论总统签署成为法律。不过,这一次法案的提出,与往届不同。一是国会两院事先有过协调,均于今年6月13日提出,且版本内容相同,显示两院对此已有一定共识。二是两院重量级议员频频发声,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三是法案在9月美国国会复会后,迅速排期进入审议,众议院通过后,参议院将审议。目前看,参议院通过也不成问题。而如果两院均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该法案,总统一般都会签署。也就是说,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成为美国国内法的可能性很高。

特朗普面对法案,他首先考虑的是明年大选。他要尽力避免给人带来对中国“服软”印象,所以高调签署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老头向来不按套路出牌,走着瞧吧。

从美国国内政治状况看,有关中国的议题总能引发关注,且随着中美竞争的逐步上升,中国的形象正在美国变得负面。今年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一向以所谓“人权”“自由”为道德卖点的部分美国政客借机在中国香港议题上大做文章。议案在众议院表决时,议长佩洛西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香港暴力示威者的支持。这些议员非常卖力地鼓噪该议案,自然用心叵测。一则可以显示自己的议会工作成果,向选民炫耀;二则在当前中美关系因贸易战而敏感的时候,可以借香港议题向中国施压;三则在美国总统大选拉开帷幕之际,任何一条议案都可以成为政治天平中博弈的砝码,为自己和所在党渔利。

涉港法案,损害的是美国利益,但符合佩洛西等政客的“价值观”和政治利益。以自插一刀方式,来损害中国利益。

从此次法案内容来看,美国国会中的提出者和支持者基本都站在香港暴乱分子的立场上,美化示威中的暴力行为,完全不顾这些暴力行为给整个香港社会带来的破坏,以及普通市民对日常安全的担心。如果没有香港反对派号称不与暴力“割席”的“本地支援”,如果没有国际反华势力频繁发声、施压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国际支持”,香港的暴力恐怕不会这么严重、这么持续。香港的事态发展到今天,反华政客的“摇旗呐喊”、部分西方媒体的有意歪曲难辞其咎。

该法案有两点核心:

美国反华政客搞乱香港,意欲何为?如果从二战时算起,美国在香港已经经营了几十年,利益盘根错节。目前约有2.2万美国公民在香港居住,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港运作,其中283家以香港为地区总部,443家以香港为地区办事处。2017年,香港是美国第十九大贸易伙伴、第九大商品出口地区、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场和第六大农产品市场。香港是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的单一经济体——仅2017年一年,美国从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就高达329亿美元。虽然当前香港形势令部分商界人士悲观,甚至担心香港出现长期的结构性政治风险,但面对如此庞大的利益,彻底搞乱香港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然而,让香港麻烦不断,使中国为此分心、牵扯精力,使美国手中多一个对华筹码,却是美国反华政客所乐见的。

一,要求香港2020举行“真普选”,即不设任何提名条件。

这些人的如意算盘是,如果所谓“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最终在参议院通过,并经总统签署成为法律,那将是对《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的重大修订,美国对港政策的“工具箱”中将多出不少顺手的“工具”,随时可以用来威胁、制裁香港,“敲打”、遏制中国。

二,否则,美国将撤销给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但是,这些美国反华政客完全低估了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坚定决心。中国不会吞下苦果,也不惧进行更严峻的较量。他们的企图绝不会得逞。

最终目标是政治,威胁手段是经济。

这彻底暴露了香港五个多月混乱的背后黑手就是美国,无论暴徒们打着什么“民主,自由,人权”旗号,从陈同佳案开始,一切闹剧的目标就是所谓“真普选”。

香港普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依法推进,但给乱港反华分子设下了不可逾越的铁门槛–提名资格。

美国和走狗们鼓吹的“真普选”,就是指美国豢养的阿猫阿狗都可以参加,再凭借美国强大的宣传力量和金钱力量,“合法”地窃取香港治权。

美国这些年投在香港的几十亿美元赌注,一旦代理人上位,回报将是几倍或几十倍于赌注。

说白了,就是美国要在中国的土地上,跟中国争夺规则制定权。

这不是强盗是什么?如果某国在加州州长选举时,上下其手,给钱给物,力助某一方上台,不成功,就策动加州暴乱,美国会怎么说?

所以,佩洛西它们的价值观就是强盗价值观,逻辑也是强盗逻辑。

那个把“反华”事来当饭吃的古巴裔参议员卢比奥在中方严厉斥责美国干涉中国内政后,他说:中国应当立刻停止干涉美国内政的做法,因为美国对香港采取的措施,是美国的内部事务。

卢比奥代表了一代美国议员的智商和道德水平,正常的人无法说出这种逻辑。

美国干涉别国内政。

别国不能反对美国干涉其内政。

美国反对别国干涉美国内政,因为反对美国干涉其内政就是干涉美国内政。

如果弗洛伊德或弗洛姆这些精神病分析大师活着,他们肯定会对卢比奥会有很大兴趣,疑难杂症可不好找。

为什么说卢比奥将反华当饭吃?

远的不说,就说这两年他的事迹:

2018年5月15日,点名警告巴拉圭新总统不得与台湾当局“断交”。

2018年5月27日,警告海地总统不得与台湾当局“断交”。

2018年5月30日,呼吁危地马拉不要与台湾当局“断交”。

2016年6月,蔡英文”过境“美国,卢比奥与她会面。

2018年9月4日,在国会带头提案,要求特朗普制裁与台湾当局“断交”的国家,不知道是否包括美国自己?

2019年6月13日,因为华为要向美企收取专利费,骂华为是“专利流氓”,而忘了自己5月份在哭着喊着“保护知识产权”。

……

我相信有关部门的小本本上记得比我更细致。

如果没有拿台湾的钱,这个古巴裔怎么会如此热心为台湾服务?价值观是可以论斤卖的。

涉港法案也是他在极力推动,旗号是“民主与人权”,以“撤销给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来威胁中国,让美国可以得到操纵香港政治的机会。

这沙雕脑袋是被驴踢了,怎么不想想,如果北京也希望美国结束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呢?谁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你是送菜上门吗?

香港有两本帐:政治帐与经济帐,香港可以不用向国家缴税,可以享受各种经济优惠……为什么?政治帐。

卢比奥居然想在香港问题上,用经济手段威胁中国,以实现政治目的,想什么呢?美国一年用19.34万美元津贴,就养这么个玩意。

作为古巴裔,他最恨的是古巴,2015年奥巴马放松了对古巴实行54年的禁运政策,并访问哈瓦那。

卢比奥疯了一样反对奥巴马,叫嚣着要往死里整古巴,记者采访时,又说自己一家对古巴人民有深厚感情。

卢比奥流亡贫民家庭出身,后加入共和党内的茶党派系,2010年得到茶党神秘组织“科赫研究会”49位大佬的捐款支持,当选佛州参议员,票源主要来自拉美裔。

九年来反复无常,欢迎移民的是他,反对移民的也是他,2016年还跟特朗普竞争出线权,嘲笑老头性能力不行。在弹劾总统问题上,现在态度不明。

从卢比奥品行和智商可以看出,美国正在从汉密尔顿,林肯,老罗斯福,威尔逊,小罗斯福,尼克松,里根那一代代政治精英治国,一步步走向”流氓当家“。

涉港法案让华尔街很不开心,这不仅是贸易问题,还有金融问题。

一,它将香港卷入了贸易战。由于香港的特殊地位,它与美国有单独的贸易协议,去年美国与香港地区贸易额是672亿美元,其中美国有338亿美元顺差,排在美国贸易对象首位。一旦取消特殊地位,顺差将不复存在。

二,华尔街有1300多家金融服务分支机构设在香港,覆盖华尔街几乎所有大型金融公司。

三,香港是美国提供律师和会计师服务的主要地区。

四,香港金融体系独立运转,并拥有自己的货币,这是华尔街希望保持的有利条件。

一个古巴裔参议员,凭自己和同事们的仇华情绪,便要毁了这一切,他能补偿华尔街的利益吗?

但这样的议员,今天在美国偏偏能大出风头,兴风作浪。

尼克松,基辛格时代,
白宫和国务院是尽量躲着这种不做实事,夸夸其谈议员的,现在蓬佩奥他们反倒是主动配合,一个比一个疯。

涉港法案,吓不倒中国。

令中国愤怒的是美国在用国内法干涉中国内政,必须反制,否则,别国有可能会追随美国。

据说马克.吐温在写完《镀金时代》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狗娘养的 (son of a
bitch)”,因为他们腐败,堕落,失德。

国会要他道歉,否则起诉。马克.吐温只好登报声明:“
美国国会中的有些议员不是狗娘养的,幸祈鉴谅!”

不知道卢比奥们属于哪一类?

当美国政坛充斥着这类损公肥私,下三滥政客时,最终损害的只能是美国利益。

正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