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


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今天代表马英九主席,两岸间的确存在争议

澳门大赌场app继续前往钓鱼岛宣示中国主权,头条报道香港保钓船出航的消息

  天涯哨兵亲情 ——记海军西沙某水上警察区中国建工业总会公司岛守备队,祖国万岁

新华网海口8月8日电西沙中建岛,海拔仅2.7米,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常年高温、高湿、高盐,全年有200多天刮6级以上大风,遭遇台风是常态,台风登临海岛成汪洋,风走潮退则变为烈日炙烤的南海“戈壁”。

图片 1
守备队官兵在巡逻。

海军驻西沙某水警区中建岛守备队官兵扎根南海前哨,用青春和热血守卫着祖国的宝岛,用忠诚和奉献谱写天涯浩歌,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1982年8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天涯哨兵赤子情 ——记海军西沙某水警区中建岛守备队

2010年9月,超强台风“凯撒娜”狂飙而至,削走了60厘米厚的珊瑚沙,中建岛被吹得变了形。更让官兵心痛的是,大家用珊瑚石堆砌的“祖国万岁”四个大字也被吹得没了踪影。队长李万波看到深深扎根在沙滩上红茎绿叶的海马草,灵机一动:“咱们何不把‘祖国万岁’种在中建岛?”

  朱光耀 本报特约记者 仲继军 李 唐

官兵们开始挖草栽字,特意为海马草搭起简易帐篷,省下淡水浇灌。一个月后,“祖国万岁”奇迹般地被种活了——色彩鲜绿,生机勃勃。

  中建岛,是祖国南中国海西沙群岛中的一座小岛,海拔仅2.7米,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这里常年高温、高湿、高盐,涨潮时,岛屿露出水面部分只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台风到来时,全岛则淹没在海水中。风走潮退,小岛就变成烈日炙烤下的南海“戈壁”。

大海无言,战士忠诚。“祖国万岁”连同30多年前在中建岛竖起的第一面国旗,饱含着历代天涯哨兵对祖国的无比热爱,一代代官兵被感染着、塑造着、激励着。

  海军西沙某水警区中建岛守备队官兵就驻守在这个岛上。驻防以来,官兵用忠诚和奉献谱写天涯壮歌,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1982年8月被中央军委授予“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四级军士长王少辉在中建岛服役13年。面对有人“把青春献给这个孤岛怕不怕被人遗忘”的疑问,王少辉憨憨一笑:“母亲知道我,她一直牵挂着我;祖国知道我,因为祖国一直在我心中。”每月第一天,王少辉都会把主权碑上“中国”两个字涂得鲜红,这个习惯13年雷打不动。

  崇高的荣誉、神圣的使命激励着一茬茬天涯哨兵自觉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默默坚守在祖国的南海前哨。

战士林辉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多次要他退伍回乡接手家族生意。但作为一名党员和骨干,他毅然选择坚守孤岛12年。他常常劝说父母:“不是谁都可以来守西沙、守中建的,人生中为国守岛戍边的机会只有一次,挣钱的机会今后还有很多……”

  扎根在天涯:一面信仰的旗帜,一座精神的丰碑

在官兵心中,海拔2.7米的中建岛是一座永远耸立的精神丰碑,狂风吹不倒,巨浪击不垮。

  又一个风吹浪打的清晨,一队海军战士巡逻在灿烂的朝霞里。身旁,“祖国万岁”4个大字在霞光映照下熠熠生辉。这个全国人民熟悉的壮美画面,是中建岛官兵爱国爱岛、扎根天涯的真实写照。

“中建岛虽小,但官兵们心中都拥有一片广阔的天地,那是用信仰撑起的一片天空。”西沙某水警区政委郭建齐动情地说。

  “祖国万岁”一开始是老中建人肩挑手抬,从礁盘上捡来20余吨珊瑚石堆砌而成的。那是全体守岛官兵的情感寄托和精神坐标。

“杀——”一声声血性的呼唤,一招招凌厉的刺杀,人群中一个目光刚毅、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匕首操练得虎虎生风。他是中建岛守备队军医蔡关泉。

  2010年9月,一场超强台风狂飙而至,削走了60厘米厚的珊瑚沙,中建岛被吹得变了形!更让官兵心痛的是,“祖国万岁”4个大字也被风沙吹得模糊不清。队长李万波带队巡逻时,看到深深扎根在沙滩上的红茎绿叶的海马草,灵机一动:“咱们何不把‘祖国万岁’种在中建岛上?”

“中建岛远离大陆,单独设防,海空情复杂,全员过硬是我们对自己最起码的要求。”李万波说。

  说干就干,官兵开始挖草栽字。担心日照太强草种不活,他们特意为海马草搭起简易帐篷;担心缺水,他们省下珍贵的淡水来浇灌。一个月后,“祖国万岁”奇迹般地被种活了——色彩鲜艳,生机勃勃!从此,“祖国万岁”4个大字连同守备队首任队长张有义在中建岛竖起的一面国旗,激励着天涯哨兵在沧海孤岛为祖国和人民铸就坚不可摧的海上钢铁长城。

由医生向战士转变的艰辛,只有蔡关泉自己知道。

  “当兵来到中建岛,使我真正感受到‘爱国’一词是如此具体,可触可摸。”战士唐飞说。2010年10月,在训练中摔伤右手的唐飞,硬是用左手写了篇近3000字的留队申请,立下铿锵誓言:“只要祖国需要,我愿意守一辈子中建岛、当一辈子‘天涯哨兵’!”

刚毕业那年,仅一周的训练就让蔡关泉的骨头像散了架,忍不住冲着指导员许双凯发牢骚。

  举起右拳,面向主权碑立下铮铮誓言的何止唐飞一人。在中建岛,一代代官兵就是这样被感染着、塑造着、激励着。

许双凯没说什么,只交给他一个泛黄的小本子:“这是岛上历任军医资料。”

  四级军士长王少辉在中建岛服役13年,每月的第一天,他都会用红漆把主权碑上“中国”两个字描得鲜红,这一描就是13年,雷打不动。

老军医范锡川,50多岁仍刻苦训练,掌握了5种轻重武器使用技能;军医蒋建国掌握多种武器装备操作使用,熟悉3种专业知识,后改行担任守备队队长。

  “中国”二字在中建岛官兵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从此,蔡关泉训练更加拼命,成为训练标兵。

  战士林辉是家里的独生子,服役期间,父母多次要他退伍回乡接手家中生意。作为一名党员骨干,他毅然选择坚守孤岛12年。他常常劝说父母:“中国有13亿人,不是谁都有机会来守卫西沙、守卫中建岛的,人生中为国守岛戍边的机会只有一次,挣钱的机会今后却还有很多……”

在中建岛服役一年以上的官兵,无论是军医还是炊事员,人人都能熟练使用岛上所有轻重武器,精通3门以上专业技术。

  守土的使命高于一切,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中建岛虽小,但官兵心中都拥有一片广阔的天地,那是用信仰撑起的一片天空。”西沙某水警区政委郭建齐动情地说。

“中建岛的兵个个都是好样的!”海军驻西沙某水警区司令员刘堂观说。

  战斗在天涯:一双攥紧的铁拳,一艘不沉的战舰

2011年除夕,当祖国人民正沉浸在合家团圆的喜庆中时,中建岛的警报突然拉响——“2艘外籍船只正在向我岛方向移动。”官兵们全副武装跑步飞奔进入战位。

  “杀——”一声声血性的呼喊,一招招凌厉的刺杀,一个目光坚定、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匕首练得虎虎生风。他是中建岛守备队的军医蔡关泉。

随即,3发信号弹顺次升空,各种轻重武器怒指海面,守岛官兵严阵以待。外籍船只见无机可乘,才掉头悻悻遁去。

  “连军医都是战斗员?”面对记者的问题,队长李万波回答得斩钉截铁:“中建岛远离大陆,单独设防,海空情复杂,全员过硬是我们守备队官兵的自觉追求。”

1982年,中建岛种活第一棵椰子树。2002年,中建岛收获第一个椰子。这枚椰子记录着官兵艰苦创业的奋斗轨迹,至今仍存放在荣誉室。

  由医生向战斗员转变的艰辛,只有蔡关泉自己知道。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蔡关泉来到中建岛。一周训练下来,他的身子骨像是散了架,忍不住问指导员许双凯:“我是岛上的军医,不是普通战士,有必要这么训吗?”许双凯啥也没说,只交给他一个泛黄的小本子:“这是岛上历任军医的资料,你自己回去看看。”

一茬茬官兵为给“南海戈壁”带来片片新绿,数不清抗击了多少次台风、背来了多少吨土壤、复制了多少次屡死屡种的循环。如今,岛上已成活了320余棵椰树、700余棵抗风桐、6000余棵马尾松,以及5000多平方米爬藤、海马草等植被,中建岛成为一个生机盎然的海上绿洲。

  老军医范锡川,50多岁仍刻苦训练,掌握了5种轻重武器使用技能;军医蒋建国掌握多种武器装备操作使用,熟悉3种专业知识,后改行担任守备队队长……这本军医名录,分明就是爱军精武的无声教材。

蔚蓝的大海见证着缓缓扩散的碧绿,也见证着历代守岛官兵平凡的坚守。

  蔡关泉看到自身的差距后,开始向一个合格的中建岛军人迈进。耐高温训练,他趴在60多摄氏度的沙滩上,皮肤蜕了一层又一层;沙岛生存训练,他和战友不带干粮淡水,借着月光追沙蟹果腹,支起头盔烧海水用毛巾吸收水蒸气制造淡水……

一位到中建岛视察的将军为守备队官兵写下过这样的诗句:“碧海孤岛悬,仗剑复扬鞭。试问名利客,几人能戍边?”

  “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有效履行历史使命的要求对中建岛官兵来说,从来都是一个个现实的课题。探索新形势下海岛防卫作战特点,官兵们在刻苦训练中练就过硬本领。

报务兵蒋修立患病,手术后被调到机关当勤务员。不到3个月,他开始找领导软磨硬泡,硬是又调回中建岛,坚守战位,握紧钢枪。

  为达到攥指成拳的训练效果,守备队实施全员额换岗轮训,培养“本专业精通、跨专业适用”的多能型人才。目前,在中建岛服役一年以上的官兵,无论是军医还是炊事员,人人都能熟练使用岛上装备的所有轻重武器,精通3门以上专业技术。

战士赵剑云一辈子都忘不了在中建岛过的第一个生日。受持续不断的寒潮影响,岛上1个多月没来补给。生日那天,他被大家簇拥着,面前摆着几瓶罐头、半袋瓜子。班长严凡拿出一块黑板,画上一个大大的蛋糕,大家一起为赵剑云唱起了生日歌。

  海岛是水兵不沉的战舰,是卫士光荣的战位。多年来,中建岛官兵始终瞪大警惕的眼睛,海空情目标发现率和上报率均达到100%。西沙某水警区组织信息化知识竞赛,守备队官兵一举赢得团体和个人两项冠军;开展指挥自动化对抗演练,守备队传输信息最准最快。

爱国爱岛,是中建岛官兵一种发自肺腑的情感。他们就是小岛上那片最美的绿色,手挽手、肩并肩,在遥远的天涯孤岛上深情地守望着祖国。

  上任不久的水警区司令员刘堂观看中建岛守备队的训练后,连声称赞:“中建岛的兵经得住严酷训练的摔打、恶劣环境的磨砺,个个都是好样的,我为有这样一起守岛的战友感到自豪!”

  屹立在天涯:一片蓬勃的新绿,一曲奉献的赞歌

  1982年,新华社播发一条消息:中建岛种活了第一棵椰子树。2002年,中建岛收获了第一个椰子。那枚椰子见证了中建岛守备队官兵艰苦创业的奋斗历程,至今仍存放在队荣誉室。

  忍受苦只是一种无奈,战胜苦才是一种境界。一茬茬守岛官兵为给南海“戈壁”带来片片新绿,已记不清抗击了多少次台风、背来了多少吨土壤、经历了多少次挫折。如今,岛上已成活了320余棵椰树、700余棵抗风桐、6000余棵马尾松,以及5000多平方米的爬藤、海马草等植被。中建岛这个当年寸草不生的盐碱滩,俨然成为一片生机盎然的海上绿洲,成为官兵心中美丽的家园。

  “当你经历了中建岛的风暴又见到阳光,当你为珊瑚沙滩换上了新绿的衣裳,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四级军士长邱华日记里这几句充满诗情画意的话语,其实隐藏了他太多的泪水。在驻守中建岛的日子里,他的家庭连遭不幸,但他没有离开中建岛一步。

  一位到中建岛视察的将军为守备队官兵写下过这样的诗句:“碧海孤岛悬,仗剑复扬鞭。试问名利客,几人能戍边?”

  报务兵蒋修立患静脉曲张,手术后被调到机关当公务员,不到3个月他开始找领导软磨硬泡,硬是又调回中建岛,坚守战位,握紧钢枪。为了守岛,“十佳天涯哨兵”郭丹阳三推婚期,一场婚礼前后筹备了近5年;军医蔡关泉放弃到军医大学上研究生的机会,心甘情愿在中建岛当一名普通军医……

  官兵的每一次选择,对于自己和家庭来说都意味着奉献与牺牲,可在守岛官兵心里,履行在主权碑前的铿锵誓言,是永远值得付出的坚守。

  让官兵们欣慰自豪的是,虽远离陆地,他们却同步享受着祖国日益富强、经济发展的成果。今天的中建岛,营区周围绿树成荫,三防菜地里时蔬不断,班排宿舍里有卫星电视,岛上开通了手机信号,全军政工网进班入排。官兵们豪迈地说:“这是岛上工作和生活条件最好的时候,更是我们报效国家、建功立业的好时候!”

  改变的是环境,不变的是奉献。爱国爱岛,是中建岛官兵发自肺腑的情感。他们正像小岛上那片壮美的绿色,手挽手、肩并肩,在遥远的天涯孤岛上深情地守望着祖国的和平。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